自生固氮君

“除你武器!”“我不。” ——04

『hp 半糖甜饼 he』
『格兰芬多五年级生土x魔药课教授卡』

这章写了两个陷入恋爱但不自知的傻子
hin短小,因为这周要搞篇读后感得存点文力(
总之祝你开心:-D

1.
带土最近有些疲惫且烦躁,不仅仅是因为他的O.W.L考试,或者是魁地奇训练。

圣诞舞会近了,但他缺少一个舞伴。

往年他通常和琳组成临时搭档,或者你也可以称之为友谊小队。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逐渐发觉这样的组合有一点儿尴尬,终于有一次,在带土向琳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琳明确地表达了拒绝。
“不,带土,我有男朋友了。我得跟他一起。”她耸耸肩,随意地把垂下的一缕头发拨到耳后,“你也该交个女友了,我想。”

“喔——好吧。”带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但他决定对后面的那句话持保留意见。他以前似乎对琳有些意思,但是很快,事实便证明了那不过是心智不成熟的小男孩对于美好事物的幻想。

他俩仍然是好朋友,没别的。

后来他从收到的几个邀请中随意挑了一个女生,虽然这么说对那女生有些不公平,但那个夜晚确实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像是硬要把红豆糕和天妇罗嚼在一起下咽似的,不是滋味。

这回不一样。虽然带土仍然是一个人,但他有了想要邀请的对象。

“他——他很高,呃——是男的,我猜你已经意识到了,”带土磕磕巴巴地说,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顺利地念出那个名字来,“他戴口罩,少言寡语……”

“旗木教授。”琳干脆地打断了他。

“喔感谢梅林,是他。”带土如释重负,他一下子瘫倒在扶手椅上,“别提醒我他是教授而且不是女生,我想过无数遍了。”

“得了吧,现在谁还那么封建。”琳的脸上奇怪地闪现出母性的光辉,“我由衷地为你感到高兴,带土。”

“为什么?”

“你关于爱的感知能力终于觉醒了。”琳严肃地说,“你终于长大了,宇智波带土。”

红了脸的带土差点掀了公共休息室的桌子。

2.
带土终日思考着如何才能得体地邀请旗木教授,在这么多不利的条件下——诸如性别、身份之类的——这不是件易事。

他是在一节变形术课上得到灵感的。

“有了!”在水门教授朝大家解释如何把一只兔子变成一双毛茸茸的拖鞋时,带土突然大吼大叫起来。

他只需要把邀请函变成一只千纸鹤,没错,就这么干,一只千纸鹤飞过走廊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人会知道那是他做的。

带土一向擅长变形术,这回却出了点岔子。他的手不住地颤抖,连魔杖都拿不稳。

我得变出世界上最优美的千纸鹤。他想,最优美的千纸鹤?他反问自己,我可能需要给它加上一些饰品,太阳镜?高跟鞋?不——还是休闲一点,衬衫?——

“你可能有些大脑过热。”琳同情地看着他,“最好冷静下来,带土,这已经是你第三十一只失败品了。不,不,住手,千纸鹤不需要太阳镜,不——千纸鹤也没有腿,带土!”

带土烦躁地举起魔杖,“火焰雄雄。”他嘟囔了一句,从魔杖尖那儿射出几团火焰,却几次都没有击中那只正在桌面上狂奔的千纸鹤。他猛地一挥,千纸鹤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嘶鸣,在火焰中蜷曲成一团——可他把自己的论文点着了。

琳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用清水如泉扑灭火焰——宇智波家的火焰有加成,他们把这儿弄得一团糟。

“我是级长,带土。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在这儿放火,我得给你扣分了。”

“哦不,琳,我知道你不会的。”带土几乎是在哀嚎了。

“冷静下来,带土。挥一挥魔杖,你会像原来做的那样好的。来吧,这是最后一张羊皮纸了,我们下次得去霍格莫德再买一些。”

带土深吸一口气。

一道红色的光击中了羊皮纸,它折叠起来,一阵奇怪的沙沙声后,一匹龙出现在桌面上。它抖了抖翅膀,打了个喷嚏,从嘴里喷出一两颗火星。

“行,就是它了。”

“喷火的龙不错啊,至少不会有人在走廊上把它截下来。”琳若有所思地说。

3.
走廊上很嘈杂,吵吵闹闹的学生和一直在喃喃低语的画像,噢,还有一只火龙。

不,等等,霍格沃茨的走廊上不该出现火龙。

卡卡西抱着一本《魔法药剂与药水》,不可思议地看着它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停下,并且颇为不耐烦地朝门把喷射着火星。
他打开门,火龙慢慢悠悠地踱步进去,它这时倒看起来像一只鸡了。它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飞到卡卡西的办公桌上,然后啪地一声,变成一封——呃,邀请函?

『亲爱的旗木教授:
               午安。我想邀请你去参加周五晚上的圣诞舞会——作为我的舞伴。』

后面是几行划掉的句子,紧接着变了一种字迹,更加潦草浮躁,像个火急火燎的男孩——

『请你务必来参加!拜托了!我和我的家养小精灵都会很开心!我会像一只炸尾螺一样高兴得爆炸!』
                 
卡卡西教科书般冷静的大脑里迅速地闪过很多种可能,这显然是一件浑身上下都透露出黑魔法气息的可疑物品,它至少得通过五项检查,我才能用手触碰他。

得查查有没有夺魂咒,他神经质地想着,会在这种东西上下咒的黑巫师多了,他去年至少遇到过二十个。

他看向右下角署名的位置。

『你的满怀期待的
                      宇智波带土』

他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一下子把整个身子挡在桌前,好像背后会突然冒出个人来看到这一切。

缓了三四秒,他直起身子,眯起眼睛重新审视张摊在桌面上的无辜的羊皮纸,以一个前傲罗的犀利视线和理性思维试图从这字迹,墨水颜色,羊皮纸卷起的一角里看出些端倪,但没有办法,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也许是这份邀请函里蕴藏的信息太简单了?对方想邀请他做自己的舞伴,还有别的什么吗?

还有别的什么吗?

这时候那邀请函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又啪地一声折叠起来,成了一只长了腿的千纸鹤。

好吧,也许只是一个小白痴的恶作剧。你现在是霍格沃茨的教授,卡卡西,你已经不再是傲罗了。他提醒自己,目光短暂地往窗外转移了一下。

又或许真的是是夺魂咒吧……他叹了一声,重重放下手里的教案。

梅林,千纸鹤跑起来了——不,它在自焚。

“恢复如初。”他指着那张纸懒洋洋地说,好像司空见惯了长腿的,正在燃烧的千纸鹤似的。

卡卡西开始收拾桌子,把学生们交上来的作业摞在一起,把羽毛笔一根一根插回笔筒,却有意无意地把那张纸留到了最后,摆在那儿,思考它的去处。

他顺手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不加糖,不加奶,颜色黑得很危险。他拉下口罩抿了一口,等到苦涩弥漫了整个口腔的时候,他惊恐地意识到自己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质疑千纸鹤为什么有腿。

“咳、咳——”

呛出的咖啡溅到了那张纸上,他迟疑了一下,又用魔杖点了点它,“恢复如初。”

最终还是把它夹进了笔记本,算是列上了日程。

tbc

评论(2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