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固氮君

七天的奇妙之旅(下)

四战卡穿越现代卡
完结篇

(下)

“你要分手就直说,别把我当贤二耍。”带人啪一下捏紧铝罐,手上的青筋突突跳动着。

“你别激动,我没耍你、哎,你别哭啊。”

“我没哭!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恩?!”带人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把憋得红彤彤的眼睛凑近卡卡西,“我好得很!”

“好。”卡卡西抚慰地拍拍他的脑袋——带人几乎是骑在他身上了,这姿势实在是很尴尬——“那拜托你忍住别哭,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

带人对上他的目光,“你先保证不分手,别的事情都无所谓。”

一般来说耿直的人都擅长对视,所以卡卡西很快败下来,缴械投降,“好,我保证。”

带人软软的瘫倒,滚到一旁,赌气似的蜷成一团,看不见脸上的表情,“那你说吧。”

“刚刚已经说过了,我不是畑鹿惊,我是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饮尽啤酒,右手撑在支起的腿上摇晃着罐子,听残留的液体在里面撞来撞去。

“还有呢?”

“没了。”

“哦。”带人拉起他的手,“我们去看病,钱找导演报销。”

“你不信?”

“……贤二才信。”

“好吧,其实这是我刚想到的笑话,不好笑吗?”

“不好笑!辣鸡鹿惊!”

“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睡觉吧。”

“你是笨蛋吗……”带人说着,声音低下去,捏紧卡卡西的手,“笨蛋。”

卡卡西想,或许还能瞒下去。

「带土……这边好像很热闹啊。」

「你居然摆脱了秽土转生术……果然是你的作风啊。」

「比起这种事……」

「为什么……为什么那边战场的斑会出现在这里?」

……

这一场属于卡卡西的镜头已经结束了,于是他便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场外,捧着一杯咖啡,把脸往毛茸茸的围巾里缩了缩,感受着热气呼出来,周身暖洋洋的。

从以前他就很喜欢这么做。暗部配发的围巾没这条那么暖和,但他也会在下雪的天气里围上,通常是绕两圈 多余的部分就任由它飘在空中。把大半张脸藏进去,暗部面具斜斜地别在脑后,双手插兜,呼出的热气如数被包裹在围巾里,再温暖被冷风侵袭的脸颊。

自己走过那条路,自己温暖自己,其实还是挺好的。


“哇!只有鹿惊一个人喝咖啡也太狡猾啦!”走神的时候突然传来带人的声音,一个身影冲过来,带来一股清冷的新鲜空气。卡卡西抬头的空隙带人猛地把手插入围巾里,顺势捏了一把卡卡西暖呼呼的脸。

“嘶——带人!”

“耶!冷冻手之术大成功!”

“真是的,跟小孩子一样。”虽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卡卡西还是抓住带人的手腕,往自己脸上蹭了蹭,“暖了没有?”

“暖啦~”带人开心得尾音都飘起来了,余光瞟到边上放着自己的咖啡,嘴角更是快咧到脑后了。

第三天了。卡卡西仰头看着棚顶的白炽灯,微微眯起眼睛。

要瞒到什么时候呢?

像一个偷吃糖的小孩,诚惶诚恐地,小心翼翼地享受着不属于自己的幸福。

“卡卡西,我之前问了一下编剧,他说……”

“你叫我什么?”卡卡西的眉头皱了一下。

“哦,不是,我还在戏里没出来呢。”带人抓抓头发,“编剧说还有四天我们就杀青了。”

“卡卡西和带土的故事要结束了啊。”卡卡西说。

“别太伤感,虽然他们的故事结束了,可是我一直都在啊。”

“恩,我知道。”

“话说回来,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下厨。”

“啊。”死鱼眼微微瞪大了些,“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骗你干嘛。”带人把玩着卡卡西的发梢,绕在指尖然后看着它滑开,“小爷我今天心情好。”

“喔。那吃秋刀鱼和茄子吧——为了防止你把它搞成一道甜品,一起做吧。”

悄悄的满足了自己的私心呢,卡卡西。

「不知怎么搞的,有一种预感越来越强烈了。迟早会回去的吧,终究还是不属于我的生活。」

「大概就是拍完和带人的最后一场戏,就该回去了。」

「要在那之前跟带人说清楚啊。」

「对了,今天在手机上看到了叫作论坛的东西。像是一个交流平台之类的?有关于卡卡西这个人物的评价诶。」

「虽说看那么多人评论自己是很奇怪啦……记忆比较深刻的是看到有人说我一身都是为带土活的?」

「开玩笑,我也是有好好忙自己的事情啊。」

「像是喂帕克,研读亲热天堂之类的,这些事情都有好好在做。」

「不过论坛这种东西很有趣啊,可以考虑在木叶发展^^」

「估计回去后会被认命为火影吧……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这么说来——

“喂,带人,你觉得最后卡卡西当火影怎么样?像是会不会太弱啊,那么懒洋洋的人可不可靠之类的。”

“这种事情都无所谓啦。”带人说,“当火影当然要看个人意愿啦,他不愿意就不当呗。哎呀,这种东西到时候播出了肯定又引来一波黑,辣鸡岸本——”

说实话这个回答在卡卡西看来挺幼稚的,但是怎么说呢,心里一暖吧。

在大家都在说着卡卡西应该怎么样应该怎么样的时候,带人也依旧抛出了不讲道理的答案呢。

「算啦,好好做六代目吧。因为,木叶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带土来说都很重要啊。」

拍摄接近尾声。

这几天,带人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拍摄一结束就带着卡卡西往外跑。吃饭逛街看电影,扫荡书店,衣店,每天都不带重样的。

神奇的是,那天卡卡西随手列的那张清单上的事项,一项一项的做到了,一项一项的划去了,卡卡西的心也一点一点地填满了。

于是他的预感也越来越重。


第六天的夜晚。

必须要说了,卡卡西想,明天,自己就该离开了。

“带人,你来一下。”卡卡西招招手,示意带人在自己旁边坐下。

“什么事?”带土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下,沙发随着他的动作向下沉。他随手抓起卡卡西冰凉的手,拨弄着手指,“你手真凉。”他小声咕囔着。

“我有点事情要坦白。”

“你说。”

“我不是鹿惊,我是旗木卡卡西。抱歉,骗了你那么久。”

还是一样的台词,带人会作什么回复呢?

卡卡西忍不住有点好奇。

沉默。

好像过了很久,久到带人抓着卡卡西的手也松开了。

有什么东西在沉默里死掉了。

“那,那鹿惊他,现在在你的身体里吗?”

“大概吧。”
这次很轻易地相信了呢。

“那……”因为过于着急而前倾的身子,带人的鼻尖快要碰上卡卡西的了。

“不会有事的,四战已经结束了。”

“这样啊。”

沉默片刻,带人的问题又来了。

“换不回来了吗?”

“不,事实上,我的预感告诉我明天就会换回来。”

握紧的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

“预感什么的……”

“我觉得,拍完属于卡卡西和带土的最终话后,就会换回来了。”

“……”

“你放心,鹿惊一定会回来的。这是木叶第一技师的直觉哦。”卡卡西微笑着安慰带人。

“……”

被这样的关心着吗,真是羡慕鹿惊那小子啊。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鹿惊了。”带人鼻子一酸,他别过头去,抬手狠狠抹过脸颊,“不要老是把别人当白痴,笨蛋卡卡西。”

“我想,那个世界的我没有做到的事情,你的遗憾,就由我来弥补吧。”

“但是我知道你跟鹿惊一样别扭,就觉得还是别戳穿了。”

“不,不一样,带人。”卡卡西平静地说,“我跟鹿惊不一样——我的世界里没有你。”

这下轮到带人沉默了。

“最后跟带土的查克拉连接断掉以后,真的特别遗憾。好不容易又看见他了,什么也来不及说,来不做,又离开了。”

“想着要是能再见一面就好了,哪怕只有几天,说说话,吃吃饭,也挺好。”

“对不起,卡卡西。”带人猛地抬起头,脱口而出。
“那个世界的我……是个混蛋。”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都是混蛋。”卡卡西说着,轻笑一声。

“不过,谢谢你,带人。那张清单你早就看到了吧?那么多无聊的事情你都陪我做了,真的,非常感谢。”卡卡西扬起头,对黑发青年报以最灿烂的微笑,“我一点也不遗憾了。”

带人转过身,看起来要有什么动作,最终还是停止了。


最后一天了。

他们按照剧本所写的说完台词,完美得无法挑剔。

相视而笑时,卡卡西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正在离开——真正意义上的。

“带土。”他急促地说道,也不再管称呼对错了,“我就要回去了。那个世界没有带土,没有琳,没有水门老师了。慰问碑大概也会拆掉吧……毕竟发生了那种事情。不过,带土,你永远是我的英雄。”

还要说什么?他的脑子飞速运转着,“鹿惊回来以后替我告诉他,要好好珍惜你,珍惜没有战争的生活,知道吗?”

“卡卡西……”带人低着头,“你要好好吃饭,不要挑食,就算我死了也不能太伤心。”

他猛地拥住他。

脸上的表情却依然是笑着的。

“一直没太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下好啦,清单上的一百个愿望,全都完成咯!”

后来?

后来旗木卡卡西在木叶画了一个圈,建设小康社会;后来旗木卡卡西发明了网络,年轻的一代为之欢呼;后来旗木卡卡西再也没有迷茫过,因为他知道,至少有一个世界里,带人和鹿惊好好的生活着。

fin

后记
首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给可爱的读者比一个大大的哈特!
我个人特别喜欢这个故事,(甚至想搞成本子 但是热度堪忧)只是在动笔之前就很清楚,我没有写好它的能力。
卡卡西很遗憾,他和带土错过太多;鹿惊很困惑,他认为自己无法彻底表达出那场戏的情感。
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两人的情感在某一时刻互通,就产生了这个故事。
让带人帮带土弥补那些遗憾吧,这么想着,却微妙地产生一种卡卡西老师ntr了自己的感觉(不)
诶呀大半夜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总之谢谢你们看到这里,最后再不要脸地求个红心or评论:)
(最后说一句,辣鸡乐乎辣鸡排版(躺))
为什么要吞我空格啊摔!!!

评论(33)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