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固氮君

今天的带卡夫夫也作上天与太阳肩并肩(四 完结)

☆☆☆设定是带土不知道斯坎儿是卡卡西,卡卡西也不知阿飞是带土,这样比较作嘛(。)
☆☆☆全员存活
↓↓↓↓↓↓↓↓↓↓↓↓↓↓
完结啦!之前光顾着作忽略了情感线,于是慌慌张张地补上了一点,希望不要嫌弃(>﹏<)
bug满天飞请别在意,如果看到的话……请假装没看到(´◑д◐`)
以后的带卡也会继续作下去!(*´╰╯`๓)♬

(四)

阿飞没追问自己和卡卡西的关系,这让斯坎儿松了一口气。
不管对面坐着的是谁,自己这马甲总算是守住了。
要是接下来的事情没有发生的话,阿飞和斯坎儿大概会相安无事直到地老天荒吧。
吃完甜点后两人一起往店外走,原本是打算就在这里分开的,阿飞却突然问斯坎儿有没有兴趣陪他逛街。
他双手合十作祈祷状,小指微微翘起一个弧度,“其实就是想去优x库里买几件衣服啦!阿飞平时也不讲究的说~很快就好啦~”
斯坎儿实在不忍心拒绝那个闪闪发光的窟窿。

发现阿飞同样的的衣服都拿两件的时候斯坎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可能我有些多管闲事,阿飞先生,为什么这些衣服都是双份呢?”
“啊,这是给那个卡卡西买的。就是刚刚提到的那个卡卡西。”阿飞一面解释着一面用手指依次划过挂着的每一个衣架,好像不这么做就会漏看了什么似的,“卡卡西啊是个死宅,不爱出来买衣服。所以我就习惯每次都帮他带一件咯~”
“他身形都跟我差不多,看起来比我瘦一点吧,但是我拿一样的尺码就可以了。稍微大点儿的衣服他穿着好看,特别显瘦。”
带土丝毫没注意到这番话的语气完全不像阿飞的作风,等到他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完才惊觉不对劲。
“斯坎儿桑请不要在意!阿飞刚刚是在跟自己说话啦!”
带土随口打了个哈哈准备糊弄过去,慌慌张张地抓起一件体恤摆弄几下不敢抬起目光。
斯坎儿双手插兜面无表情地盯着阿飞的后脑勺,以及他手里的那件蛤蟆老大图样的体恤。
“我不喜欢那件衣服,带土。”他一字一句说着,对上阿飞的目光,“简直蠢得没法看。”

卡卡西是个宅,而且恐怖的是,他本人根本没意识到。
他不爱出门,除了亲热天堂的新书发布会和亲热系列电影上映以外,没什么事能让他迈出家门。
但是和一般的宅男不一样的是他家里很整洁,很清爽。没有男性向挂画,没有抱枕,没有动漫海报,垃圾桶里也没有成堆成堆的纸巾。
于是带土就纳闷了,这家伙天天窝着干嘛呢。
不过这还不是带土最厌恶的事情,他恨透了卡卡西天天穿着那件绿色马甲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带土会时不时给卡卡西带几件衣服来,往往只是随手扔在沙发上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
卡卡西表示,有一段时间自己以为家里来了田螺公主。
带土踹了他一脚说人家那是田螺姑娘,拜托你读读名著读读文学。

阿飞机械地一度度调动肌肉转过头盯着斯坎儿的脸,抬手掀开面具。
“我早该认出来的,卡卡西。”带土的声音听起来就要原地爆炸了。
“带土,你就是个作精。”
“你他妈把自己脸画的跟京剧脸谱一样还好意思说我。”
“讲讲道理,我除了假发美瞳眼影还干什么了?你还好意思做我发小,连我的脸都认不出吗?”卡卡西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仔细想想竟然还有几分委屈。
自己十多年的发小居然认不出这张脸,简直天理难容。
“天哪你每天用个大口罩把自己娇嫩的小脸蛋遮得严严实实的,我这十几年来看过几次?”带土特意把重音放在几个微妙的字眼上,“哪次不是意外看到然后被你一阵眼刀杀的死去活来的?我他妈都吓尿了哪里还留的下什么印象?”
他一下一下挥舞着双手就好像马丁路德金发表演讲那样慷慨激昂,店员终于忍不住跑过来:“两位先生……”
“有空的试衣间吗?”他们决定找个私人空间好好聊一聊。
“有是有,不过……”年轻的店员咬着下唇来来回回地搓手,鼓足勇气憋出一句,“我们这里不是宾馆。”
带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卡卡西干巴巴地说着,把那件蛤蟆老大的体恤拿起来放在胸前比划了一下,“我不过是想试试这件衣服。而我这位好兄弟——”他勾住带土的肩膀,觉得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想看看我穿着好不好看。”

费了一番口舌后安抚店员后两人总算顺利进入到同一件试衣间,这时候双方气都消了不少,面面相觑着,一股浓浓的尴尬弥漫开来。
“你要是早告诉我那家出版社是你的,就没那么多事了。”卡卡西抱着胳膊挑起眉毛。
带土的心抽了一下,他猛地抬起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卡卡西愣了愣,讶异地看着带土瞪大的眼睛。
“不,我是说……”
“就、就算你是卡卡西也要好好待在我的出版社工作!”
带土粗声粗气地打断他,声线却有些颤抖,“不许看不起我去投奔别人。”

“我从来……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
带土扯着嘴角笑了笑,他笑容中的空洞让卡卡西几乎可以肯定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就在说什么。
卡卡西有些着急了,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口才会穷于应付些什么,不过现在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沉默,该死的沉默。
最终还是卡卡西打破僵局。
“我的意思是,带土,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开出版社的话,我会主动去帮你。以旗木卡卡西的身份。”
他仿佛要证明什么似的抓下假发套露出有些乱糟糟的银发,一秒后被带土伸过来的手揉得更加乱糟糟,“……我之前还想过究竟是怎样高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推理文,以及斯坎儿是不是精分。”
他顺势把卡卡西捞进怀里。
“现在看来两样都符合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必赘述,后来优x库就火了。
而年轻的店员也哭唧唧地改行成了旅店老板。
带土买下了那件蛤蟆老大的体恤,两个人一起穿着傻兮兮的衣服上街,去甜品店,开新书发布会,拍照。出版社办得红红火火,甚至引起了文豪自来也的注意。

反正卡卡西高兴得不得了。
带土也是。

-fin-

评论(9)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