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固氮君

今天的带卡夫夫也作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二)

又称《影帝组的精分日常》
现代AU 编辑土x作家卡 阿飞x斯坎儿有 到处都是bug
☆☆☆设定是卡卡西不知道阿飞是带土,带土也不知道斯坎儿是卡卡西哦▽这样比较作嘛(。)

(二)

聊完出书正事后两人就开始谈天(qing)说地(ai),阿飞突然激动不已地开始给斯坎儿演示用眼睛吃团子的神技。
“你看你看,像这样直接插进去,然后啊,就吃掉了哦!”
看阿飞一脸自豪到要上天的样子,斯坎儿一手撑着脑袋,另一手抬起揉了揉阿飞的脑袋,“阿飞好厉害啊。”
“yes!被前辈夸奖了好开心!”

看斯坎儿的咖啡快喝完了,带土很识相地意识到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切换到阿飞模式举起剪刀手比划了一下,“前辈前辈,说再见之前拍一张合照吧!”
“好啊。”斯坎儿把相机反过来,操着良好的职业素质找准角度摁下快门。
“那么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会把照片带给你的。”斯坎儿背起挎包挥了挥手,“拜拜咯,阿飞先生。”
一声阿飞先生把带土叫的差点瘫倒在地,他嘿嘿嘿笑着把手举过头顶比心的同时又把腿弯曲着叉开,硬生生在胯下也搞出一个爱心。
“前辈再见哦~~~”

斯坎儿一面走一面翻看刚刚的照片,看着阿飞那个面具上唯一一个窟窿忍不住笑得眉眼弯弯。
话说回来这种脱线的面具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
他放大照片试图看清窟窿里的那只眼睛,然后愣了愣,瞪大双眼——大得美瞳都快掉下来了。
这个阿飞的眼睛,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带土回家把面具往旁边一扔,快马加鞭着手排版封面印刷等工作,既然斯坎儿同意把这些都交给他负责,那他一定要做到最好。
斯坎儿的夸奖,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受用了。
打开博客的时候发现斯坎儿关注了自己,又是原地炸成了一朵烟花。再看看,斯坎儿的文竟然更新了。
带土放下手边的事去啃文,他不得不说这文章写的真的好啊。看得出每一个句子都经过作者的细心雕琢,但却又不至于繁重啰嗦,透出一股干练到极致却能把意思表达清楚的效果。
斯坎儿是用上帝视角写的推理小说,用词特别官方,但是寥寥几笔的细节描写却硬生生让人物立体起来,真真切切地传递出各种各样的情感。
天哪,这种高冷的文风,到底是什么样的鬼才才能够驾驭呢?
作者本人要高冷成什么样子啊……带土突然吓了一跳,心说不对啊,这作者不就是自己才刚刚面基过的斯坎儿吗?
那么温柔的人到底怎么写出这种东西的……
带土撑着下巴思索着,一个念头猝不及防蹦进脑袋。
我靠,他不会是精分吧。

等到样品书拿到手的时候带土抱着它揉着黑眼圈几乎哭出来。
之前他已经让斯坎儿在博客上发过预告,粉丝们大吼着有生之年啊到处求预售地址,炒的沸沸扬扬得让带土很是满意。
但是,还不够。
大概是暗藏的富二代细胞在作祟,宇智波带土想,我要让斯坎儿的出道更加,更加帅气,他值得这么好。
求助斑大概是没有用了,那个老家伙大概是打算跟自己死磕到底了。带土也懒得理他,索性夺命连环call自己小侄子。
“喂胖助啊,帮我搞个新书发布会。要有很多很多记者来的,能上电视的那种。”
“就你那小破出版社谁愿意理你啊。”少年清冷的声音毫不客气地刺入带土的耳朵。
“那是过去了!我已经请到大佬了!”说到大佬两个字的时候带土颇为神秘地压低音量,“拜托拜托,是时候展示家族爱了。”
“……行吧。”

新书发布会那天现场有不少人,这确实多亏了斯坎儿遍布全国各地的粉丝。很多小迷妹在看到斯坎儿那张脸后就移不开目光了,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却还不自觉,脸红红的快要烧起来。
“没、没想到你是这么帅气的太太……”
要是斯坎儿平时愿意发自拍就好了,带土痛心疾首地想,肯定又能吸不少粉——而且是脑残粉。
签售差不多结束的时候记者来了,阿飞大大方方地拉着斯坎儿作介绍,从斯坎儿的了不起到书的内容介绍,再到对书对人无穷无尽的夸奖,阿飞极尽口舌之能把斯坎儿从头到脚夸了个遍。
被这么夸当事人倒是不好意思了,抓抓头发露出有些困惑的可爱表情,“啊那个,希望大家支持我的书,支持阿飞先生的出版社。”
天知道这句话又吸了多少粉。

佐助说,那天的新书发布会会在第二天晚上在xx频道六点播出,你个自恋狂别忘了去欣赏。
顿了顿又问他,那个阿飞是你把?你把自己整成那副德行干什么?
“要你管?大爷我高兴。”
“戚。”

于是那天晚上带土准时抱着两桶泡面屁颠屁颠地去踹卡卡西的门,踹了两脚里面仍就急不可耐地用钥匙自己开了门。
“笨卡卡你是不是肾虚到都开不了门了。”他照常无厘头地开嘴炮,进去以后却发现卡卡西已经抱着泡好的泡面在电视机前面正襟危坐,恰好是带土想要的那个频道。
诶哟我靠?
带土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他的原计划是装作没事人似的跟卡卡西一起看自己和大大在电视上的帅气表现,顺便引诱对方夸一句阿飞真可爱这样的话,没想到……
卡卡西一时间也有些蒙逼,甚至连泡面烂了也没有察觉。他的原计划是一个人悄悄欣赏那个可爱的阿飞在电视上的样子,没想到……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两人一起在脸上堆出假惺惺的笑容,带土说嘿嘿嘿卡卡西你在看什么呢?卡卡西说呵呵呵我随手正好摁到了这个台。
哦呵呵,原来是这样。
“那个,你的面烂了,我重新泡两杯一起吃吧。”
卡卡西说好,谢谢你了。
随后两人一起在电视机前面坐下,还是那个频道,阿飞和斯坎儿已经出现在了画面上,带土和卡卡西的表情都有点微妙。
就是那种尴尬中带着一点紧张,紧张中又带着一点尴尬的感觉。
卡卡西想,带土会不会认出那个斯坎儿是我了。
带土想,卡卡西会不会认出那个阿飞是我了。
就这样在一片沉默中,两人吸溜完面条。
卡卡西说,“这斯坎儿长得不错啊。”
带土说,“你别说,那个阿飞还挺可爱的。”

tbc

评论(20)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