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固氮君

今天的带卡夫夫也作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一)

又称《影帝组的精分日常》
现代AU 编辑土x作家卡 阿飞x斯坎儿有 到处都是bug(。)

(一)
宇智波集团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强得不得了。
带土作为一个朝气蓬勃的反叛青年,说你们这么强,我在这白吃饭有什么意思,我出去单刷咯。
斑呵呵一笑说好,到时候可别哭着回来了。
“爷可不给你擦屁股。”

“好。”

带土大学毕业后白手起家搞了个出版社,一开始没什么名气,出版的东西没多少人愿意买,杂志啊小说啊什么的只能用来扇扇风糊糊墙。
这种情况持续了不少时间,带土眼睁睁看着银行卡上出不敷入,愁得白头发都长出好几根,想了半天也没从那贤二的脑袋里挖出些什么,只好在某一天夜晚悄悄蹿回宇智波大宅。
他板着脸试图掩饰尴尬,“老祖宗,我回来看看你。”
“哦好。真乖。”斑根本不抬头,假装忙着看文件的样子嘴角却颤抖着有上扬趋势。
“我没哭着回来。”
“好的。”
“我,我想借点钱。”
斑站起来,慢悠悠地举起手里薄薄的一沓纸,在带土面前作扇风状。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带土摔门而出。

我再也不想回家了。

听说网络上写手挺多的,他赶紧上网找了好几个论坛试试水,结果没一个合胃口的。
啥啥啥,这写的都是啥?
然后在同城推荐里,带土的目光在某个名字上滞留了几秒。
斯坎儿?
他挑眉盯了这三个字一会儿,点进他的个人主页。
我靠,大大啊。
本来就是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态浏览下去,却不知不觉被吊住了胃口。等翻到最后,带土才发现自己毫无知觉地对着个电脑张大嘴巴愣了好久。
写的,写的真好啊。

I  want you !

看着这家伙几万几万的粉丝,带土从勾起嘴角到露齿大笑,仿佛看见自己出版社的未来一片辉煌。
他迅速用阿飞的名字注册了一个帐号,先是疯狂点赞疯狂评论,然后几条私信飞过去,说啊啊啊斯坎儿大大啊我好喜欢你啊(比哈特)能交个朋友吗^q^
他原本是不想表现的那么痴汉的,不过这地方谁也不认识谁,他也就顶着个阿飞的面具为所欲为了。
倒不如说是放飞自我,变回真正的自己了。
带土搓着手生怕自己诚意不够,又一遍仔仔细细拜读了斯坎儿的文章,每条底下都留建议不说,还码出大片大片的长评。
这下存在感应该够多了。带土心满意足地把手枕在脑后靠在椅背上,安安心心地等着斯坎儿的回复。

可是这斯坎儿的回复速度就像他的更新速度一样慢,带土用指节咚咚咚敲了一会儿桌子,实在耐不住寂寞给自己的发小去了个电话。
“哈喽卡卡西,忙吗?”
卡卡西那边像是开了免提,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忙啊,忙着挣钱买新出版的亲热天堂。”
带土呸呸呸了好几下,说你这富二代忙个屁啊,脑子里浮现出旗木朔茂那张脸。
其实光看这张脸根本想象不出他是旗木集团的董事长,跟卡卡西一样的银发绑在脑后,开的车也是很普通的那种,就像亲切的隔壁王叔叔一样。
不像宇智波斑,一整套的名牌从头武装到脚,整天戴个墨镜开辆豪车,生怕别人认不出他是宇智波家的祖宗似的。
“你不也是富二代吗?”卡卡西一句话让带土差点被口水呛死,他忙不迭反击,“去你的,我早就脱离你们富二代的资本主义出来单刷了好吗?”
“讲讲道理啊,我也有在自己赚钱的好吗……”
电话那头传来啪塔啪塔的键盘击打声,带土侧了侧脑袋,“干嘛呢?”
“……打游戏。”
“你不是在忙吗我说……我一起来吧?”
“不用了,我这边快结束了。”带土就听到那边的声音静下来,然后是鼠标移动的声音。
——突然间,电脑屏幕闪烁了一下。
斯坎儿回复了。
“行了回头再聊,我钓到大鱼了,嘿嘿。”
带土扔下这么一句就挂断了。

“阿飞先生你好^ ^非常感谢你的喜欢和建议。最近都很少有人提出那么中肯有用的建议了,阿飞先生的用心让我眼前一亮呢。至于你说的交朋友,这当然没问题了。”
“啊啊啊斯坎儿桑的的语气真可爱啊~感觉跟犀利毒辣的文风相差甚远呢▽那个那个,可能现在说有点突兀,但其实我是出版社的主编哦~我想邀请斯坎儿桑进入我这儿工作呢(∴◎∀◎∴)”
斯坎儿那边安静了很久,带土有些后悔地抓抓脑袋,该不会是把他吓跑了?
“啊……是怎么样的出版社呢?”
“啊啊啊好害羞啊,其实是个刚刚出道一事无成的出版社啦(>﹏<)但是如果斯坎儿桑愿意帮忙的话就好啦!斯坎儿是s市的吧?有时间能不能约出来面基呢(*´╰╯`๓)♬我想这样可能说的比较清楚♪”
“咦阿飞先生也是s市的吗?那可真巧啊~我也是十分期待见到阿飞先生哦。”

我靠,这么说,我马上要去面基大大了。带土一下子紧张的不知道手该放哪儿。他反复在镜子前面端详自己的脸,那覆盖了半张脸的疤痕怎么看怎么扎眼。带土叹了口气,心说顶着这张脸去用阿飞的语气跟人家说话绝对会把人吓跑,那就只能……
他拿起之前在夏日祭上买的那个橘黄色漩涡面具。
很好,这很阿飞。

面基那天带土特地挑了没有印着宇智波家徽的衣服,提早十分钟到了约定的地方。
斯坎儿是踩着点到的。
让带土印象最深的是那头软软的卷发,就像斯坎儿的语气那样可爱得不行。
还好有面具遮着,带土觉得自己肯定脸红了。
“斯坎儿前辈好~”阿飞伸出食指戳着自己的两颊,“这里是阿飞哦。”
“不用叫前辈啦。初次见面,我是斯坎儿,请多多指教。”
双眸弯起来变成月牙的样子,竟然让带土产生一丝错觉。
笑起来好像卡卡西啊。
斯坎儿微微欠了欠身才坐下,卷发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晃了晃,阿飞忍不住伸出手拨弄了一下翘起的发梢,“阿拉阿拉,前辈的头发好可爱!”
“谢谢。”
斯坎儿看起来丝毫不抗拒的样子,举起挂在胸前的照相机给带土咔嚓一下。
“咦?!!”阿飞夸张地用手罩住眼睛,“前辈在做什么啦!”
“嘛,职业习惯吧。看到阿飞那么可爱忍不住就……”斯坎儿扬扬手点了一杯咖啡,“其实我是摄影师。在博客上写作纯粹是个人爱好。不过,阿飞先生注意到了很多我仔细推敲的点,感觉我们应该很投机呢。”
“个人爱好就能写得那么漂亮!斯坎儿桑真是太棒了。”阿飞把手举过头顶比成心型,“要出版书看看吗?粉丝们一定会支持你的!”
斯坎儿笑着点点头,“如果是阿飞先生的出版社的话,我很放心。”

tbc

(*吹啊飞吹啊我的骄傲放纵是歌词,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

评论(16)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