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固氮君

秋日物语(半糖小甜饼 带卡 he)

带土存活设定
ooc
仔土x仔卡

1.
任何一个神智清醒的忍者都明白影分身的正常用途,诱敌,掩护,无论什么,总而言之不是给他化妆,戴假发,穿裙子,然后让他装成你的女朋友。
十岁的宇智波带土正在做这么做,而他的影分身看起来很想把自己一拳打昏。当然你不能违背本体的意志去做这件事,我的意思是,当你有一个和自己意见不一的影分身时,你会明白精神崩溃是什么滋味。
事件起因是他与九岁的旗木卡卡西的赌约。
两人约定在这周日带着各自的女朋友到街角那棵树下集合,接着来一场郊游,而这周日前没找到女朋友的,会受尽奚落。
女朋友,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酷的代名词。是带土提出的。但他没料到自己竟然那么不受欢迎,所有女生都拒绝了他愚蠢的邀约,好像他是条讨厌的鼻涕虫。老天,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那种臭屁装酷的小鬼头吗?本大爷难道不够酷吗?难道非得顶着一头嚣张银发还给自己起名叫“旗木卡卡西”才叫酷?
女人!
十岁的宇智波带土抱着胳膊煞有介事地沉思三秒,决心不能输给卡卡西,老天,他都能想到这个该死的万人迷一呼百应的样子。
没别的法子,他希望自己的查克拉能撑上一天。维持一个影分身还可以,再加上变身术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有些勉强,除非他像嚼口香糖那样一直嚼着兵粮丸。于是带土决定退一步想,四处借来假发啊裙子啊之类小女生的东西,求助对象当然是琳。琳不可避免地知道了他的秘密,在保证不告诉卡卡西后,十岁的野原琳满心欢喜地把自己的一堆小玩意儿带到了十岁的宇智波带土家里,拾掇出了一个——客观地说——挺有模有样的小姑娘。
宇智波带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只能看着自己的影分身露出便秘似的表情。
“加油。”琳对他说。
带土面对女神的鼓励第一次提不起劲来,他觉得自己蠢透了。
“我也觉得。”他的影分身说。
“闭嘴,你就是我。”带土说。
“这就是我难过的原因。”影分身耸了耸肩膀,“说实在的,你是不是该给我起个名字?”
2.
精心准备好的宇智波带土前往约定地点。他猜想着卡卡西身边会站着哪个女生,是哪个可怜虫?她准以为自己是幸运儿呢。
卡卡西正倚在树边看书,穿着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真奇怪,他为什么不穿平日的衣服?
带土发现卡卡西的身边没有什么女生,他的心刚雀跃一秒钟,接着又被硬挺挺地击了下去,那是什么,一只狗?
卡卡西带了一只狗来?
九岁的旗木卡卡西,和他的狗,趴在他的肩膀上,用如白开水般温吞吞的语气说:“早啊。”
它的狗用同样温吞吞的语气说:“早啊,宇智波小鬼。”
宇智波带土想,快给我一副写轮眼,我能把这儿夷为平地。
但他没忘记关键问题,挑衅似的抓起影分身的手——他决定叫他千夏——说:“嗨,这是我的女朋友。你输了,笨蛋卡卡西,没人答应做你女朋友?”
“呃,是的。”卡卡西可疑地移开了视线,有点心虚的样子,“算你赢一次。”
说出这句话能让带土痛快一年,他利落地展露出笑容来。
卡卡西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带土的所谓女朋友,穿衣打扮倒是很有一个女生的样子。这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以为带土是绝不可能找到什么女朋友的,他以为,好吧,他俩能一边和他吵架一边去什么地方耗上一天呢。
好吧,好吧,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朝千夏伸出手,他没意识到自己正皱着眉头,这使他的表情有些可怕。他说:“你好,我叫旗木卡卡西。”
影分身谨记着琳的指导,动作幅度极小地抬手,半只手缩在袖口里,指尖碰了碰卡卡西的手,接着速度极快地回到了带土的手里,宣誓主权似的和他握在一起。完美的表演,天衣无缝。
卡卡西却还是从这一瞬间的触碰里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那个女生,面罩下的嘴角上扬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卡卡西说:“带土,我们去登山吧。”
3.
什么是骑虎难下?
为什么非得在今天来登山不可?
带土觉得自己快虚脱了,他还得假模假样地发扬绅士风度,时不时扶一把他的影分身——很难说他和他的影分身谁会首先爆炸。
卡卡西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他惶恐地想,老天啊,他一定知道了这是我的影分身,他是想借登山消耗我的体力,让我的女朋友原地炸成烟雾!
可事实又似乎不是那样。这是卡卡西常来的一座山,朔茂总带他来这儿单手攀岩——带土听到这四个字时差点摔了一跤——他熟门熟路,知道有个地方风景绝佳,于是带着带土来这儿游玩。
在带土眼前冒星星的时候,卡卡西总算停下脚步。
“到了。”他说,回头望了一眼带土,努力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你还行吧?”
“当、当然。”带土支吾道,拉着他的影分身,“但是她有点不舒服,她得先走了,是不是?”
“怎么了?”卡卡西关切道。
“呃,肚子痛。”影分身尽量小声地,捏着嗓子说。
“我会一点医疗忍术。”卡卡西说着挽起袖子。
带土一下子火急火燎起来,可他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供给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
于是下一秒——
影分身爆炸了,烟雾在初秋的风里飘散。
带土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用瞬身术走了,她总是这样,那个——”
卡卡西变魔术似的从背包里掏出两人份的便当来,简直像他一直等着这一刻似的。
“真可惜,亏我还带了便当。”卡卡西说,“吃饭吧——你为什么像看怪物一样看我?”
“呃,我以为你不会是那种会在郊游的时候带便当的人。”
“不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没有生活常识,吊车尾的。”
两人在山崖边坐下,脚下是一片树林,隐约可见几座尖顶的小木屋。初秋的风里有好闻的松树味,耳边是虫的低鸣。
带土美美地吃下一口玉子烧,是适合他的甜口,太棒了。
“笨卡卡。”他边吃边嘟囔着,回应那句“吊车尾”。
“这里看云很不错吧?”
带土闻言抬头张望,阳光把云衬成了透明色,随意地涂抹在蓝色的天幕上,慢慢地,若有若无地移动,幻觉似的。美倒挺美,只是得多寂寞的人才会跑来这里看云?
“不错,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你总来这儿看云?”
“嗯。”
“下回叫上我。”带土说。
“还有你的女朋友?”
“不带她。”带土下定决心似的放下筷子,严肃地盯着卡卡西的脸,实话在喉咙口打转,“其实她——她是——”
卡卡西简直要笑出来了:“是谁?”
“是我妹妹!”
“喔?你妹妹挺可爱的。”
“下次不带她玩儿,就你和我,来这儿看云,吃便当,怎么样?”十岁的宇智波带土鼓起勇气说。
九岁的旗木卡卡西愣了几秒。
“好。”
4.
后来陆陆续续发生了许多事情。
四战后,作为战俘的宇智波带土被要求乖乖地待在六代目火影的监视下,通俗地讲,同居。
再通俗一点,谈恋爱。
“所以你那时早就知道那是我的影分身?”
“当然。”
“你怎么没找到女朋友?”
“我压根没去找。”
带土有些窘,把整张脸埋到了枕头里。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拆穿我?”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感觉两个你欺负起来更有意思啊。”
“我就猜到了!”带土哀嚎道,“登山是一场阴谋!”
“那倒没有,我确实是想与你去登山,便当也好好准备好了。我那时想,要是到了那儿你没法理解我说的风景,我就再也不跟你讲话了。”卡卡西说,脸上现出怀念的神色来,“是为什么呢?不记得了。”
“这么说——”带土总算离开了他的枕头,“你就是想和我一块儿出去玩儿?”
“啊,可以这么说吧。毕竟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啊。”卡卡西说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怎么搞的,年纪越大越喜欢说这种直白的话了。”
“已经错过太多了,因为我们俩的别扭。”带土说,“现在真好啊,轻易地表白和拥抱,你一直在这儿。”
5.
三十一岁的宇智波带土拥住三十岁的卡卡西。

-fin-

评论(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