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生固氮君

“除你武器!”“我不。” ——06

『hp au』
『格兰芬多五年级土x魔药课教授卡』
『he』

1.
噢,又来了。
卡卡西无奈地停下脚步,看着带土装作漫不经心地走过来,目光刻意游移了好一会儿才落到他的身上。他一下子挺直脊梁,好像是卡卡西故意要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似的睁大眼睛,说道:“下午好,教授!”
“第十二次,下午好,宇智波先生。”卡卡西尽量保持着声调的平稳。这儿可是人来人往的走廊,他可不想被学生们看出什么端倪。
他与宇智波带土偶遇了不下十次,就在这个上午。这是第十二次还是第十三次来着?卡卡西暗自思忖,三楼走廊,四楼的盥洗室,还有他的办公室门口,梅林啊,这个年龄的孩子们脑袋里到底装着些什么?
“是第十三次,教授。”带土响亮地纠正他,接着底气不足地小声道:“第十三次偶遇。”
“你试图跟踪一名傲罗十三次。”卡卡西叹息道,挑起一边的眉毛,用空着的一只手摁了摁太阳穴。
他的语气算不上强烈,甚至有几分调侃的味道。近来,确切地来说是遇到带土以后,他察觉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但这并不让他讨厌。
“事实证明我做得很成功。”带土挺起胸膛。
一边的鹿丸不耐烦地咂了咂嘴巴。
“你能成功是因为这名傲罗昏了脑袋,心甘情愿让他的敌人跟踪。至少,他不讨厌你这么做。明白么?”
他转向卡卡西,微微低了低头,“抱歉,无意冒犯,教授。可是你得跟这个笨蛋说清楚,否则他真以为自己有超傲罗的侦查能力呢。”
“嘿!谁是笨——”
“好了,赶紧去上课吧,带土。有事可以来办公室找我,我是说,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晚饭前我都有空。”卡卡西快步走过了两人,轻轻拍了拍带土的肩头,“专心上课。”他说。
带土压低了音量,等到卡卡西的背影看不见了才继续开口。
“我只是想多看见他几次。”
“当你选择一名教授做男朋友时,你就该想到这一点。除了魔药课,他很少会和你有交集。”
“伙计,否则你让我选择谁?愿意与我交朋友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就连你都跟赫奇帕奇的手鞠牵扯不清,只剩下我一人孤孤单单了。更何况,没有人比卡卡西更——”
“什么叫就连我?”鹿丸皱起眉头打断他,“什么叫牵扯不清?”
“字面意思。你,和那个扎四个辫子的小姑娘。”带土哼了一声,“早熟的小鬼头们,我三年级的时候还在专心学习,哪像你们。”
“现在也很专心呢,不是么——用吃晚餐的时间学习?”鹿丸懒洋洋地反唇相讥,“他刚才叫你带土呢,宇智波先生。”
2.
“呼神护卫是相当重要的咒语,尤其是对于想要成为傲罗的家伙来说。”斑说,抬起他的魔杖,黑檀木,十二寸,泛着黑色的光泽。
“我不指望你们能迅速掌握,今天这节课只是让你们了解这个咒语。当然了,我相信还是有人能够召唤出一些烟雾或是成型的守护盾,很多年前我遇到过几个这样的学生,宇智波家的多数,和一些出类拔萃的其他人。”
听听这话,宇智波家的多数,和其他人。带土向下撇了撇嘴角,毫不畏惧地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想一些快乐的事,随便什么,但不能是‘今天没有课后作业’这样的蠢事,”他锐利的目光朝几个窃笑的学生那儿扫了一眼,他们立马闭上了嘴,“让快乐的记忆尽量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具体到每一个细节,然后,念出咒语——”
带土目光灼灼地盯着宇智波斑,不得不承认,他对于自家祖宗的所谓快乐的记忆抱着一点儿好奇心。但是他所能看见的只有斑微扬起的下巴,还有过肩的黑色长发,——虽然有些乱糟糟的,但并不能掩盖住属于宇智波的那股高贵且不羁的气质。宇智波带土在这时异想天开地想到,自己说不定也该试试长发。
话说回来,要是能够摄神取念就好了,他遗憾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怎么宇智波家的特质一点儿也没遗传到自己身上?
“呼神护卫!”这时斑念出了咒语。
一股银白色的烟雾从魔杖尖喷射出来,很快化成了具体的形状——这是——呃,一只猫?
毫无疑问,一只猫,正蹲在宇智波斑的脚边优雅地舔着它的爪子,斑扬起魔杖,银白色的猫便踏着细碎轻盈的步子朝前奔跑起来。
“哇哦!——”
人群骚动起来,目光紧紧追随着那只猫。
乱糟糟的学生中宇智波带土特别不一样,他在笑,又不得不拼命憋着,这样他脸上的表情就相当不雅观了——像是被迫吞下了一颗耳屎味的比比多味豆,而肇事者还狠踹了一脚他的肚子。
“宇智波带土!”斑瞪着他,“有什么地方可笑的?”
“没有,教授。”带土说,忍不住嘴角的抽搐。
“你最好说实话,先生。”斑眯起眼睛,“校规中可没有不允许对学生用摄神取念这一条。”
“好吧,教授。我原以为,您的守护神大概是像狮子这样高大威猛的野兽,您知道,只有这样威风凛凛的家伙才能衬得上您的气质——”带土开始信口胡诌,目光游移不定,“不过,当然了,猫也很不错——”他没法说下去了,斑的表情像是能把他生吞活剥了。
“来给大家做个示范吧,宇智波先生。”斑恶狠狠地说,“来,站到前面来。”
哦,不。梅林保佑。他要在所有同学面前出丑了。这样的事儿还不够多么?
带土开始飞快地思考,快乐的记忆?在霍格沃茨的日子足够快乐了。打魁地奇倒也不错,啊,吃红豆糕怎么样?
这时候某个记忆闯入他的脑子,来势汹汹,却足够温柔,旗木教授好看的眉眼,清冷的语调,还有嘴唇上温润的触感——
毫无疑问,足够快乐了。
不过,斑还在这儿。说不定他会在我喊出呼神护卫时窥探我的思想,就像我想做的那样。宇智波家的都一副德性。带土此时已无心去想自己对于宇智波这个家族复杂而纠结的情感,他只是慌慌张张地想把这段记忆藏起来,绝对不能被斑看见。
他的魔杖尴尬地垂在半空,“呼,呼神护卫。”他小声地喊道,努力去想红豆糕的样子。魔杖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些轻飘飘的白烟,看上倒更像是他嘴里呼出的白雾。
斑扬起一边的眉毛。
“宇智波带土先生。”他温柔地说,“我想你需要一些课后补习。另外,格兰芬多扣五分。”
3.
“所以,你就因为这事儿被关了禁闭?”
“是课后补习。”带土强调道,“斑一个人给我补习,你能想象么?就好像让你和一个母夜叉共处一室。”
“是斑教授,带土。”
“好吧,旗木——教授。”带土刻意拖长了音调。
卡卡西正在批改学生们的论文,他甚至没有抬头。
“那么,补习得怎么样?”
“呃——就那样吧。”
“你的守护神是什么?”
真是一个天才该抛出的问题。
带土慢吞吞地说:“还没有成型。我不太擅长这个。”
“呼神护卫使得不好的话,会有问题。”
“咦?”
“斑没有告诉你们吗?”卡卡西皱起眉头。
“没有。不,也许是我走神了——”他心虚地抓了抓脑袋。
“如果记忆不够快乐,在念咒语时动摇了的话,灵魂会被守护神反噬。”
“屡次失败的话,到最后就会被吸走灵魂。”
“不、不是吧!”带土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猛地抬头,通红的双眼望向卡卡西,“教授!有没有什么魔药可以救我!我需要去校医院吗!宇智波斑这个混蛋!”
“是斑教授,带土。”卡卡西面无表情地说,“还有,我是开玩笑的。”
宇智波带土把眼泪一点一点憋了回去。
“演技好烂,卡卡西。”他挑衅似的直呼其名。
“你演技倒是不错。”卡卡西不轻不重地回敬道,他是在说带土眼角残留的眼泪。
“教授,我不知道你是这种会开玩笑的类型。”
卡卡西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人是会变的。”
带土气结,低着头生闷气的样子。卡卡西试探性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头发不算很软,但也不扎手,痒痒的,手感不错。他感受着发丝在指间齐齐倒下,又不认输地站起来,忍不住多揉了几下。
“别难过了。”他说,“呼神护卫本来就是很难的咒语。”
“可是想成为傲罗必须要学会吧?”
“这倒没错。”
“你会吗?”
卡卡西第一次把视线离开了羊皮纸一分钟以上。他在沉思。
接着他偏头笑了笑:“斑以前是我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我就是那个少数的其他人。”
这回轮到带土面无表情了。
“我想揍你。”他说。
卡卡西用一本橘色封面的书盖住半张脸,朝后躺倒在了深蓝色的扶手软背椅上,伸了个懒腰。
“那我会考虑给你的论文不及格。”他的声音闷闷地从书后传来,“治疗狼人的咬伤该用什么?我提到过。”
“啊……白藓?”
“事实上,是白藓和银。我该给格兰芬多扣五分吗?”
“不——我投降,教授。”带土抬起双手。
“很好。”卡卡西打了个响指,为他们的茶杯沏满了茶,“那我们还可以在这儿多聊会儿。”
4.
公共休息室里,布告栏前挤满了脑袋。带土从周围人的讨论声里听到一些字眼“真难以置信——”“雪天的霍格莫德!”
“劳驾——请让一下。”
“……我快被那篇关于吸血鬼的论文逼疯了!老天,总算能轻松一下了……”
“暖乎乎的黄油啤酒!我等不及了——”
“这回我得买一大堆大粪弹扔到那个家伙的被窝里!”
“劳驾——”
没有人听他的。他仍站在人群的最外层。
“一年级!”带土撸起袖子打算蛮干,这时候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一年级们让一让!不要造成拥挤!你们两个,去别的地方讨论你们的小计划!什么?听着,我是级长!”
“谢天谢地,”人群散开,带土感激地朝她笑了笑,“我从来不知道级长这身份这么好用。”
这下他总算看清了告示上的内容,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他们将在这周四去霍格莫德村。
“嘿!他们非得挑周四吗?我的魔药课!”
周围的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试着转换一下思路。”琳说,“也许旗木教授也会去霍格莫德,你可以和他在那儿逛上一天。”
“他?不——他不喜欢那么热闹的地方。嘿,疾风!”
带土搂住他的守门员:“周四要去霍格莫德。你有计划了吗?我们可以一起去扫荡蜂蜜公爵。”
疾风尤其喜欢那儿的大块巧克力,带土因此与他很聊得来。
“什么?不,我不打算去。”
“为什么?”
“呃——我得完成宇智波教授的论文,我昨晚忘记写了,你知道——”
“他说可以下周一再教,你忘了吗?”
“什么?哦。好吧,可我还有一大堆作业——”
“得了吧,去放松一下,哥们。”
“谢谢你的好意。”疾风说,他苍白的脸上满是真诚的表情,“但是看来我得在图书馆里和我的作业度过一整个周四。”
“好吧。我会帮你带些巧克力回来。”
“谢谢你,带土。”疾风微笑道。
5.
结果,带土孤零零地一个人穿行在霍格莫德的街道上,雪下得很大,但显然不能浇灭那些成双成对来这儿的人的热情。至于带土,他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该来这儿了。
我早该叫上卡卡西一起来。他郁闷的往斗篷里缩了缩,不知是不是孤身一人的原因,他更冷了。他放弃了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一个人去佐科笑话店更显得没趣。他只好走进了三把扫帚。
剩余的空位不多,带土的余光瞥见一个戴兜帽的,背影熟悉的人。
他试探性地在那人身边坐下,由于兜帽,他仍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因此没有试图草率地搭话。他问罗斯默塔女士要了一杯黄油啤酒,小口小口地啜饮着,寻思着如何才能确认身边这人究竟是谁。
“宇智波先生,你打算一直假装看不见我?”
带土差点吓掉了酒杯。
“卡卡西!你在这儿!我以为你不会来!”
“放松心情。”卡卡西说,“你看起来可不大高兴。”
“呃,一个人来这儿,你知道——有点儿无聊。”带土说,“不过我早该习惯了。从一年级开始就这样。”
卡卡西替他掸去了肩头的雪花,看着他把黄油啤酒一饮而尽。
“既然如此,”他说,“我们该出去逛逛。来吧。”
经过一家理发店时,带土停下脚步。很难说是门口戴着红色小帽的小矮妖还是那句广告语吸引了他,“换个发型!也许你会像奇拉比(巫师界著名说唱歌手)一样成功!”
“嘿,话说回来,你说我留长发怎么样?差不多到这里,卷卷的,像斑——我是说,斑教授那样。”带土若有所思地说。
卡卡西异常严肃地打量着带土,后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确认上面没有污渍。
“短发更适合你。”卡卡西最终说。
“为什么?”带土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长发也许会很酷,也更像一个精英宇智波。”他努力不让自己这话显得酸溜溜的。
“非典型宇智波,这样挺好,不是么?毕竟你的名字后还有带土两个字,个性这种东西是很难得的。你该庆幸。”卡卡西对他说,“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我对那些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宇智波可没有好感。”
带土罕见地沉默下来。
“走吧。”卡卡西说。

tbc

下章狼人杀!终于到了最想写的部分!耶!

评论(11)

热度(122)